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清云淡的博客

风恬浪静中,见人生之真境;味淡声稀处,识心体之本然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(第二故乡:辽宁阜新 ) 温馨提示: 1、本人圈子已达上限,不再接受朋友的邀请。 2、网聊、广告招商、加盟代理等勿扰! 3、日志目录中除前五个栏目外,其他极大部分为书载或引用,请朋友点评前注意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!谢谢!!!

网易考拉推荐

色解(完整版)  

2008-05-18 19:33:23|  分类: 佳作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引用

弱水三千色解(完整版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煮一杯清茶,游弋在夜的怀抱,细细品读着黑的玄妙.

        黑很凝重吗?不尽然.它只是经过了岁月的漂洗,更具备了一种稳定的耐力和敏锐的穿透力,还有足以包容一切狂放、虚幻、凶险和浮躁的博大。

        老子说“大象无形,大音稀声。”我觉得那也是对黑的另一种注解。

        看过《暗算》,钱之江挂在嘴角的那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,恰具备了黑的本义。那笑意很远又很近.在繁复的境遇里,不辩解,不争执,就那么一笑足矣,静默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依旧坚守着内心的秉持。多少波澜壮阔,难与世人道也。

        当你已经爱上黑的时候,你一定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一盏灯,只要心灵的烛光被点燃,你的眼睛里摇曳的就是无限的温暖和生动。继而闭上眼睛,此刻,世界只剩下自己的心跳,你就知道你到底需要的是什么了。即使是在最孤寂的寒夜,你也会穿越一切的阻隔,看到遥遥的心灵彼岸,有繁花为你盛开,有绿意为你葱茏。黑,是沉寂里的反省,是对另一个自己的呼唤。

        茶已淡去,心香还在,对黑的解读,才刚刚开始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撑着油纸伞,独自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彷徨在悠长、悠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又寂寥的雨巷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希望逢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个丁香一样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结着愁怨的姑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她是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丁香一样的颜色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丁香一样的芬芳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丁香一样的忧愁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雨中哀怨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哀怨又彷徨……
 
        翻开近现代的诗歌,戴望舒的《雨巷》,正流淌着浅浅的紫色.氤氲着烟雨中的江南,又一点点渗入时间的流里……

       始终觉得天下最唯美的紫色,带有浓浓的性别倾向,只以一种特立独行存在于女性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   阳春三月,蚕豆花开,飞蝶流连舞蹁迁。水岸边,瘦桥畔,梧桐也睁开紫色的眼眉,俏立枝头,看着少女青春的心事,被这紫色一点点浸染,幻化成怦然心动的一痕期许,悄然入梦的一线游丝,蓦然笼上心头的一缕闲愁……

       万色缤纷中,唯紫色之轻之远,无可捕捉。它比梦还要缥缈,如闪电一般来去无踪迹。梦尚可回味,闪电尚可定格于瞬间,而紫色呢?在你凝望的时候,它早已消隐在了少女浅笑的眉角,又沉入了她愁茫暗结的心底,只在属于她的世界里默默彳亍着,冷漠、凄清,又惆怅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紫色是最不耐光照的颜色,如清露,似飞虹,走出了青春,似乎就走不进紫色了。至于俗世所造就的大红大紫,倒是随处随时可一见,但终究是早已脱离了最初的纯净,不解为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白

    一场不期的冬雪,携来一片素白。遂伫立窗前,浮想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 白色不属于三原色之一,但白色绝对应该是人生的底色。

        简单的心是白色的。

        喜欢雪,由来久矣,而且似乎是没有道理的喜欢。看着儿子趴在阳台,伸手接过雪花,看着雪花点点融化在他的掌心,我笑了,从室外的花架上撸了一大把,捏成了一团,在儿子羡慕的眼光里把玩,惹得小家伙追着我跑。谁说雪中的嬉笑只属于童年?拥有它,就能找寻回简单的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 坦荡人的是白色的。

        很小就知道要从无字句处读书,与有肝胆人共事的道理。君子经俗事,历挫折,却依旧简单洗练,襟怀坦荡。那是丰厚中的简单,大智后的若愚。走近他们,就能让自己也不禁纯粹起来。有时,人需要在高尚者的膝头休憩,汲取精神的营养,这种休憩,多是通过文字的亲近,达成心灵的互通。

        纯洁的情是白色的。

        珍藏着一根洁白的哈达,它来自遥远的雪域高原。一段笔墨情谊,经十载流光,寒暑几番,虽素未谋面,却真诚依旧。摒弃了世俗,告诉自己,这世间有一种情愫,可以忽略性别,可以忘记时间,它的名字叫——友谊。 

        还有什么是白色的呢?聪明的你,也许比我懂得更多更多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当蓝色被你涂抹上浓浓淡淡的忧郁时,我说,你不懂蓝色。

        海子,在最悲情的时候,依旧用心灵唱着: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” 多少诗人在想象中构建着自己的幸福家园,想象自己超离生活之外,唯一直接的方式就是——眺望大海,醉入蓝色的宁静。在那里,我们可以面朝大海,获得逍遥无待的精神自由。当心灵盛不下纷繁的时候,唯有这蓝色叫人宁静。站在海的近旁,我们才知道那咸涩清鲜的海风,极目无垠的沙滩,都是蓝色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 山雨欲来,风云突变,一阵咆哮,一场喧嚣,却终未能吞噬一切,反倒是淡淡的蓝色,于静默中点点弥散开去,以四两拨千斤的智慧,轻轻擦掉了一切的妄虐。还眼眸一片彻静,还世界一派清明。纵使置身于无边的黑夜,在遥远的天际,有流星滑过一弧眩目惊心,但稍纵即逝,最终能定格在视线的,依旧是浓得化不开的幽蓝背景。

        天与海,孰大孰小?孰更有智慧?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两者的呼应,用的就是蓝色的暗语。 天映入海,海更湛,海仰望天,天愈蓝。就连云里飘来的那声声渔歌,伴着夕阳,一路艾乃,和唱着的旋律也是蓝色的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,海本无色,海的蓝,源于头顶无垠的苍穹;其实,天也无色,天的蓝,源于一种久远和深邃。

        原来,蓝色只是时间和空间的色彩,它沉淀在心灵的彼岸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,我说,蓝是自由中的自由,宁静外的宁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皆说红寓意热烈和奔放,我却觉得红是一种痴狂。

       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把烈烈的火,从山脚延伸到山顶的佛门净地,点缀在阶前,充斥于院内,连暮鼓晨钟也听得饶有兴味,非是痴恋着无边的春,又所为是何?

       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从清幽的一潭水里,滋养出酡红的眉目,水水润润的身躯,却甘心任曝日炙烤,只需一缕清风,就把娉婷舞动。若不是心有所执,恋上了这盛夏的酣畅和激情,怕是一刻也难坚持。

       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。淡去了晨烟,看惯了余辉,雁过几番,流泻秋的高趣,引得诗人踟躇又踟躇。纸短红盛,这醉人的红呀,伴着翰墨,丝丝缕缕难绝,一万年不过是转瞬。

       已是悬崖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。 雪中高树,一枝飘然,于苦寂严寒中绽放坚毅之本色。其力缘于坚守,素心更与长日共远,又借冰花拨响琴弦:“更向流年,芳意常新!”真够痴绝。

       红的痴,还串挂在南国的相思枝头,隐现在二八佳人的粉脸上,凝固在项羽矗立江东的利刃间,溢满一醉酬知己的杯盏中……

      就连弱水的衣橱里也静静地挂有一件当年新嫁时穿过的礼服,每每打开衣橱,最能触动心灵的,依旧是这一抹浅红。

     遂爱上红色,爱上一份痴狂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结语:五色,不过是自然万象之一二,弱水当初只是一时兴起,想写写自己理解的色彩,本不懂丹青,所读书籍也甚为有限,写着玩罢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6)| 评论(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