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清云淡的博客

风恬浪静中,见人生之真境;味淡声稀处,识心体之本然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(第二故乡:辽宁阜新 ) 温馨提示: 1、本人圈子已达上限,不再接受朋友的邀请。 2、网聊、广告招商、加盟代理等勿扰! 3、日志目录中除前五个栏目外,其他极大部分为书载或引用,请朋友点评前注意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!谢谢!!!

网易考拉推荐

东汉《曹全碑》  

2009-05-07 08:02:02|  分类: 书法园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引用

乌衣子弟东汉《曹全碑》


东汉《曹全碑》 - 风清云淡 - 风清云淡的博客

《汉曹全碑》 点击下载高清晰图片

东汉《曹全碑》 - 风清云淡 - 风清云淡的博客

点击下载欣赏高清晰图片《汉曹全碑》全本

《曹全碑》译文

 [原文]:君諱全,字景完,敦煌效穀人也。其先蓋周之冑,武王秉乾之機,翦伐殷商,既定爾勳,福祿攸同,封弟叔振鐸于曹國,因氏焉。秦漢之際,曹參夾輔王室,世宗廓土斥(境)竟,子孫遷于雍州之郊,分止右扶風,或在安定,或處武都,或居隴西,或家敦煌。枝分葉布,所在為雄。君高祖父敏,舉孝廉,武威長史、巴郡朐忍令張掖居延都尉。曾祖父述,孝廉、謁者、金城長史、夏陽令、蜀郡西部都尉。祖父鳳,孝廉、張掖屬國都尉丞、右扶風隃糜侯相、金城西部都尉,北地太守。父琫,少貫名州郡,不幸早世,是以位不副德。

[译文]:曹君諱名曰全,字景完。是敦煌郡效谷县人氏。其先祖是周朝姬氏,昔日周武王姬发,乘执掌乾坤之机,灭掉殷商,功勋既定,福袛和官祿应该分享,于是封其弟叔振铎于曹国,这是以曹为姓氏的开始。秦末漢汉之际,(曹全的先祖)曹參輔佐王室(刘邦)。汉武帝(世宗)扩充疆土,将其子孫遷徙于古雍州近郊,分别住在扶風和安定、武都、隴西、敦煌等地。(曹氏)后裔分布各地,雄居一方。君之高祖名敏,他舉孝廉、历任武威長史,巴郡朐忍县令和張掖居延都郡的都尉。其曾祖名述。举孝廉,任謁者、金城長史、夏陽县令和蜀郡的西部都尉。其祖父名鳳。曾举孝廉。任張掖屬國都尉丞,又任右扶風隃糜侯国之相。以及金城西部都尉和北地郡太守。(有政绩曾得天子奖励)。其父名琫(beng),少年时即州郡闻名,可惜不幸早逝。所以其地位不能与其德相符。

[原文]:君童齔好學,甄極瑟緯,無文不綜。賢孝之性,根生於心,收養季祖母,供事繼母,先意承志,存亡之敬,禮無遺闕,是以鄉人為之諺曰:“重親致歡曹景完。”易世載德,不隕其名。

[译文]:君(曹全)儿童时期就好學习,他能鉴别(非常难懂的)谶(chen)讳经学,他无书不看,并能综合贯通。孝敬前辈的观念,已在心中生根,他收養了叔祖母,又十分孝敬繼母,父母,其心情他能预测,父母的遗志,他能继承。不管父母存亡,其尊敬和禮仪都十分周全。所以鄉人有諺语说:“曹景完重親情,到了以此为乐的程度。”他的道德和美名,会历代相传,永不隕没。

[原文]:及其從政,清擬夷齊,直慕史魚,歷郡右職,上計掾史,仍辟涼州,常為治中、別駕。紀綱萬里,朱紫不謬。出典諸郡,彈枉糾邪,貪暴洗心,同僚服德,遠近憚威。

[译文]:到他从政以后,其清廉可比伯夷、叔齊,其鲠直不让史魚。他多次担任一郡的重要职务,如曾任上計掾史(晋京献计),又到涼州,任治中、別駕等职,所到之处,皆能綱紀鲜明、尊卑有序。至其担任郡守等职,能彈弹劾枉法者,纠正邪恶事,能使貪暴者革面洗心,同僚们都佩服其德行,其声威震慑四方。

[原文]:建寧二年,舉孝廉、除郎中、拜西域戊部司馬。時疏勒國王和德,弒父篡位,不供職貢。君興師征討,有吮膿之仁,分醪之惠。攻城野戰,謀若涌泉,威牟諸賁,和德面縛歸死。還師振旅,諸國禮遣,且二百萬,悉以簿官。

[译文]:东汉建寧二年(公元169年)他被舉荐为孝廉。授郎中、拜西域戊部司馬,当時疏勒國國王和德,是弒了其父才得到王位的。他不向中央贡税述职,于是(曹全)興師问罪。他能像吴起那样为士兵吮毒、有酒大家分享。他在攻城和野战之中,謀略如泉涌,威猛不减诸甲兵,将疏勒王和德当面活捉处死。当他率军旅凯旋還師时,諸國无不遣使送礼,数日达到二百多萬,他全交公并登记账册。

[原文]:遷右夫風槐里令,遭同產弟憂,棄官。續遇禁网(冈),潛隱家巷七年。光和六年,復舉孝廉。七年三月,除郎中,拜酒泉祿福長。訞賊張角,起兵幽冀,兗、豫、荊、楊同時并動。而縣民郭家等復造逆亂,燔燒城寺,萬民騷擾,人褱不安,三郡告急,羽檄仍至。于時聖主諮諏,群僚咸曰:君哉!轉拜郃陽令,收合餘燼,芟夷殘迸,絕其本根。遂訪故老商量儁艾王敞、王畢等,恤民之要,存慰高年,撫育鰥寡,以家錢糴(di)米粟,賜癃盲。

[译文]:后遷右扶風郡之槐里县为县令。时遇胞弟病故,辞官回家,又遇党锢之变,就在家隱居了七年,至光和六年,又重被推举为孝廉。七年三月,被任命为郎中、酒泉郡祿福县县長。訞賊張角,在幽州(河北)冀州(河南)一带起兵,兗、豫、荊、楊诸州同時响应。而本縣农民郭家等也起来造反,他们焚烧城中官署,萬民都受到騷擾,人人不得安宁,多郡(三郡)同时告急,特急的情报频频传来。那时圣主(皇上)征询臣僚的意见,群僚都说:问君(曹全)吧!他遂被任命为郃陽县令,(他一到任)就扑灭战后的余火、清除残余的乱者,以收斩草除根之效。接着他又访问本县之三老商量。他携同当地俊杰王敞、王畢等人,体恤民众的急需,慰问年老之人,撫育鰥寡孤独。还以自家之錢买来米粮,赠送体弱多病和盲目之人。

[原文]:大女桃婓等,合七首藥神明膏,親至離亭。部吏王宰、程橫等,賦與有疾者,咸蒙瘳悛。惠政之流,甚於置郵,百姓繈負,反者如雲。戢治廧屋,市肆列陳。風雨時節,歲獲豐年,農夫織婦,百工戴恩,縣,前以和(河)平元年,遭白茅谷水害,退於戊亥閒,興造城郭。

[译文]:其大女儿桃婓等,配好治刀伤的“神明膏”,亲自送到离城很远的亭舍。其下属王宰、程橫等人,送给伤病者,大多都被治愈。(曹全)的惠政美名,传播得比邮差送信还快。百姓们抱着孩子、背着东西,纷纷返回故里。房屋得以修缮,商店排列整齐,虽是風雨時節(社会极不安定),粮食亦得丰收。种田的农民和织布的妇女,还有手工业者,无不感恩戴德。本县在和平元年(公元150年),曾遭受白茅谷水灾,水害退於戊戌、己亥之閒,那时興造了城郭。

[原文]:是後舊姓及修身之士,官位不登。君乃閔縉紳之徒不濟,開南寺門,承望華嶽,鄉明而治。庶使學者李儒、欒規、程寅等,各獲人爵之報。廓廣聽事官舍,廷曹郎閤,升降揖讓朝覲之階。費不出民,役不干時。

[译文]:自此(水灾)以后,当地旧民和绅士,均未得官位(或官位不高)。曹君怜悯縉紳们不幸的遭遇,开启了南寺之門,使西岳华山赫然在目。他广听民意,开明治事。使学人如李儒、栾规、程寅等人,都获得了相应的“爵位”,。又扩充了相应的官舍和各曹(具体办事机构)廊阁等建筑,就是用以朝见和行揖让之礼的阶梯也得以修整。其费用不让民众出纳,施工也不侵占农时。

[原文]:門下掾王敞、錄事掾王畢、主簿王歷、戶曹掾秦尚、功曹史王顓等,嘉慕奚斯,考甫之美,乃共刊石紀功。其辭曰:懿明后,德義章,貢王廷,征鬼方,威布烈,安殊荒。還師旅,臨槐里。感孔懷,赴喪紀。嗟逆賊,燔城市。特受命,理殘圯,芟不臣,寧黔首。繕官寺,開南門,闕嵯峨,望華山,鄉明治,惠沾渥。吏樂政,民給足。君高升,極鼎足。 

中平二年十月丙辰造。 

  [译文]:下属门下吏王敞、錄事王畢、主簿王歷,戶曹秦尚、功曹史王顓等人,大家羡慕奚斯之作《鲁颂》,考查了曹氏德政之美,故共同刻石以紀其功。其辭为:美哉君曹,德義明彰。恭奉朝廷,出征“鬼方”。威烈远布,抚慰八荒。军旅凯旋,槐里为。兄弟情深,归里奔丧。可叹“逆贼”焚烧城池,特受重任,收拾残局。剪除不臣,安定黎民。修缮官寺,大开南门,门阙崴峨,華岳如临。人和政通,万民沾惠。官吏称颂,衣食足丰。君应高升,功同三公。

东汉灵帝中平二年(公元185年)十月(丙申朔)二十一日丙辰造碑。 

搞自建议先生空间文章,其地址为:[原文]:君諱全,字景完,敦煌效穀人也。其先蓋周之冑,武王秉乾之機,翦伐殷商,既定爾勳,福祿攸同,封弟叔振鐸于曹國,因氏焉。秦漢之際,曹參夾輔王室,世宗廓土斥(境)竟,子孫遷于雍州之郊,分止右扶風,或在安定,或處武都,或居隴西,或家敦煌。枝分葉布,所在為雄。君高祖父敏,舉孝廉,武威長史、巴郡朐忍令張掖居延都尉。曾祖父述,孝廉、謁者、金城長史、夏陽令、蜀郡西部都尉。祖父鳳,孝廉、張掖屬國都尉丞、右扶風隃糜侯相、金城西部都尉,北地太守。父琫,少貫名州郡,不幸早世,是以位不副德。

[译文]:曹君諱名曰全,字景完。是敦煌郡效谷县人氏。其先祖是周朝姬氏,昔日周武王姬发,乘执掌乾坤之机,灭掉殷商,功勋既定,福袛和官祿应该分享,于是封其弟叔振铎于曹国,这是以曹为姓氏的开始。秦末漢汉之际,(曹全的先祖)曹參輔佐王室(刘邦)。汉武帝(世宗)扩充疆土,将其子孫遷徙于古雍州近郊,分别住在扶風和安定、武都、隴西、敦煌等地。(曹氏)后裔分布各地,雄居一方。君之高祖名敏,他舉孝廉、历任武威長史,巴郡朐忍县令和張掖居延都郡的都尉。其曾祖名述。举孝廉,任謁者、金城長史、夏陽县令和蜀郡的西部都尉。其祖父名鳳。曾举孝廉。任張掖屬國都尉丞,又任右扶風隃糜侯国之相。以及金城西部都尉和北地郡太守。(有政绩曾得天子奖励)。其父名琫(beng),少年时即州郡闻名,可惜不幸早逝。所以其地位不能与其德相符。

[原文]:君童齔好學,甄極瑟緯,無文不綜。賢孝之性,根生於心,收養季祖母,供事繼母,先意承志,存亡之敬,禮無遺闕,是以鄉人為之諺曰:“重親致歡曹景完。”易世載德,不隕其名。

[译文]:君(曹全)儿童时期就好學习,他能鉴别(非常难懂的)谶(chen)讳经学,他无书不看,并能综合贯通。孝敬前辈的观念,已在心中生根,他收養了叔祖母,又十分孝敬繼母,父母,其心情他能预测,父母的遗志,他能继承。不管父母存亡,其尊敬和禮仪都十分周全。所以鄉人有諺语说:“曹景完重親情,到了以此为乐的程度。”他的道德和美名,会历代相传,永不隕没。

[原文]:及其從政,清擬夷齊,直慕史魚,歷郡右職,上計掾史,仍辟涼州,常為治中、別駕。紀綱萬里,朱紫不謬。出典諸郡,彈枉糾邪,貪暴洗心,同僚服德,遠近憚威。

[译文]:到他从政以后,其清廉可比伯夷、叔齊,其鲠直不让史魚。他多次担任一郡的重要职务,如曾任上計掾史(晋京献计),又到涼州,任治中、別駕等职,所到之处,皆能綱紀鲜明、尊卑有序。至其担任郡守等职,能彈弹劾枉法者,纠正邪恶事,能使貪暴者革面洗心,同僚们都佩服其德行,其声威震慑四方。

[原文]:建寧二年,舉孝廉、除郎中、拜西域戊部司馬。時疏勒國王和德,弒父篡位,不供職貢。君興師征討,有吮膿之仁,分醪之惠。攻城野戰,謀若涌泉,威牟諸賁,和德面縛歸死。還師振旅,諸國禮遣,且二百萬,悉以簿官。

[译文]:东汉建寧二年(公元169年)他被舉荐为孝廉。授郎中、拜西域戊部司馬,当時疏勒國國王和德,是弒了其父才得到王位的。他不向中央贡税述职,于是(曹全)興師问罪。他能像吴起那样为士兵吮毒、有酒大家分享。他在攻城和野战之中,謀略如泉涌,威猛不减诸甲兵,将疏勒王和德当面活捉处死。当他率军旅凯旋還師时,諸國无不遣使送礼,数日达到二百多萬,他全交公并登记账册。

[原文]:遷右夫風槐里令,遭同產弟憂,棄官。續遇禁网(冈),潛隱家巷七年。光和六年,復舉孝廉。七年三月,除郎中,拜酒泉祿福長。訞賊張角,起兵幽冀,兗、豫、荊、楊同時并動。而縣民郭家等復造逆亂,燔燒城寺,萬民騷擾,人褱不安,三郡告急,羽檄仍至。于時聖主諮諏,群僚咸曰:君哉!轉拜郃陽令,收合餘燼,芟夷殘迸,絕其本根。遂訪故老商量儁艾王敞、王畢等,恤民之要,存慰高年,撫育鰥寡,以家錢糴(di)米粟,賜癃盲。

[译文]:后遷右扶風郡之槐里县为县令。时遇胞弟病故,辞官回家,又遇党锢之变,就在家隱居了七年,至光和六年,又重被推举为孝廉。七年三月,被任命为郎中、酒泉郡祿福县县長。訞賊張角,在幽州(河北)冀州(河南)一带起兵,兗、豫、荊、楊诸州同時响应。而本縣农民郭家等也起来造反,他们焚烧城中官署,萬民都受到騷擾,人人不得安宁,多郡(三郡)同时告急,特急的情报频频传来。那时圣主(皇上)征询臣僚的意见,群僚都说:问君(曹全)吧!他遂被任命为郃陽县令,(他一到任)就扑灭战后的余火、清除残余的乱者,以收斩草除根之效。接着他又访问本县之三老商量。他携同当地俊杰王敞、王畢等人,体恤民众的急需,慰问年老之人,撫育鰥寡孤独。还以自家之錢买来米粮,赠送体弱多病和盲目之人。

[原文]:大女桃婓等,合七首藥神明膏,親至離亭。部吏王宰、程橫等,賦與有疾者,咸蒙瘳悛。惠政之流,甚於置郵,百姓繈負,反者如雲。戢治廧屋,市肆列陳。風雨時節,歲獲豐年,農夫織婦,百工戴恩,縣,前以和(河)平元年,遭白茅谷水害,退於戊亥閒,興造城郭。

[译文]:其大女儿桃婓等,配好治刀伤的“神明膏”,亲自送到离城很远的亭舍。其下属王宰、程橫等人,送给伤病者,大多都被治愈。(曹全)的惠政美名,传播得比邮差送信还快。百姓们抱着孩子、背着东西,纷纷返回故里。房屋得以修缮,商店排列整齐,虽是風雨時節(社会极不安定),粮食亦得丰收。种田的农民和织布的妇女,还有手工业者,无不感恩戴德。本县在和平元年(公元150年),曾遭受白茅谷水灾,水害退於戊戌、己亥之閒,那时興造了城郭。

[原文]:是後舊姓及修身之士,官位不登。君乃閔縉紳之徒不濟,開南寺門,承望華嶽,鄉明而治。庶使學者李儒、欒規、程寅等,各獲人爵之報。廓廣聽事官舍,廷曹郎閤,升降揖讓朝覲之階。費不出民,役不干時。

[译文]:自此(水灾)以后,当地旧民和绅士,均未得官位(或官位不高)。曹君怜悯縉紳们不幸的遭遇,开启了南寺之門,使西岳华山赫然在目。他广听民意,开明治事。使学人如李儒、栾规、程寅等人,都获得了相应的“爵位”,。又扩充了相应的官舍和各曹(具体办事机构)廊阁等建筑,就是用以朝见和行揖让之礼的阶梯也得以修整。其费用不让民众出纳,施工也不侵占农时。

[原文]:門下掾王敞、錄事掾王畢、主簿王歷、戶曹掾秦尚、功曹史王顓等,嘉慕奚斯,考甫之美,乃共刊石紀功。其辭曰:懿明后,德義章,貢王廷,征鬼方,威布烈,安殊荒。還師旅,臨槐里。感孔懷,赴喪紀。嗟逆賊,燔城市。特受命,理殘圯,芟不臣,寧黔首。繕官寺,開南門,闕嵯峨,望華山,鄉明治,惠沾渥。吏樂政,民給足。君高升,極鼎足。 

中平二年十月丙辰造。 

  [译文]:下属门下吏王敞、錄事王畢、主簿王歷,戶曹秦尚、功曹史王顓等人,大家羡慕奚斯之作《鲁颂》,考查了曹氏德政之美,故共同刻石以紀其功。其辭为:美哉君曹,德義明彰。恭奉朝廷,出征“鬼方”。威烈远布,抚慰八荒。军旅凯旋,槐里为。兄弟情深,归里奔丧。可叹“逆贼”焚烧城池,特受重任,收拾残局。剪除不臣,安定黎民。修缮官寺,大开南门,门阙崴峨,華岳如临。人和政通,万民沾惠。官吏称颂,衣食足丰。君应高升,功同三公。

东汉灵帝中平二年(公元185年)十月(丙申朔)二十一日丙辰造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