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清云淡的博客

风恬浪静中,见人生之真境;味淡声稀处,识心体之本然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(第二故乡:辽宁阜新 ) 温馨提示: 1、本人圈子已达上限,不再接受朋友的邀请。 2、网聊、广告招商、加盟代理等勿扰! 3、日志目录中除前五个栏目外,其他极大部分为书载或引用,请朋友点评前注意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!谢谢!!!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)出逃(七)  

2010-08-31 16:33:05|  分类: 故事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二楞摔门走了,玲子一头扎在床上,失声痛哭。此时此刻她想立刻回到母亲身旁,又怕自己现在的样子让母亲担心,不回去又不知道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。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她在哭泣中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“起---起来!咱、咱俩好好谈---谈!”沉睡中的玲子突然感到耳朵生疼,她睁眼一看,二楞满嘴酒气,晃晃悠悠地站在床前正拎着自己的右耳朵。

“有啥好谈的?有啥话明天再说!”玲子皱了皱眉头,一巴掌打开二楞的手,生气地说。

“嗬!火气还这么大---大啊。我跟你说,以后一定要----听话。别---别惹我生气!听---见没有!”二楞指着玲子的鼻子,含糊不清地说道。玲子本以为他要给自己道歉,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说,于是翻过身子,不再搭理他。

“我、我告诉你,孩子没了我心疼,心疼!你要是以---后都听我的,我保证不---打你。要是不---听,你---就走,再---也别回来了!”二楞嘴里继续叨叨着。

“好,不回来就不回来,你可别后悔!”玲子一听这话再也忍不住了,站起身你来就要穿衣服。

“这是我---买的,不---能穿!”二楞一把把衣服夺了过去。

“这是我自己买的!”玲子说着拽起床上的毛巾被,披在身上就跑了出来。

跑到街上才发现只拿了手机,身上一分钱也没带,于是顺着大街稀里糊涂地走到了火车站。她怕深更半夜给母亲打电话母亲会着急,就蹲在火车站一直等到天色见亮,这才给付友梅打了电话。

付友梅听完玲子的哭诉,沉默了半天,最后问道:“那你打算咋办呢?”

“离婚!”

“你想好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这事也不能太着急,你先在家住一段时间,看看他有啥反应。如果他真不把你当回事儿,离就离吧。要是他能上门赔礼道歉,保证今后不再这样对你,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。”

正说着,家里的固定电话响了。

“准是这个混蛋,就说我没回来!”玲子说道。

付友梅抄起电话一问,果然是二楞。

“妈,玲子在你那里吗?”

“没有啊!怎么了?你们吵架了?”

“没,没有。一大早起来人就不见了,也没去上班。那我再问问别人吧。”

“行,找着了给我回个电话。”

“嗯。妈,她要是回家了你也告诉我一声。”

“哎!”

“你看看,他还是着急了。等他找上门来再说吧!”付友梅撂下电话对玲子说道。

“哼,我看他见了面儿怎么说!”玲子恨恨地说道。

付友梅也不上班了,赶紧跑到市场给玲子买了几只乌骨鸡,回到家里就给炖上了。一边炖鸡一边叨咕:“这流产就跟坐月子一样,弄不好会坐下病的!不管你们离不离婚,都得先养好身子再说!”玲子听了母亲的话,眼泪又流下来了。

直到要吃晚饭的时候二楞来了,他进屋二话不说,拉着玲子就要回家。

“你放手!从今天起,咱俩啥关系都没了。”玲子甩开二楞的手,面无表情地说道。二楞没想到玲子说的这么坚决,一下子愣住了。

“玲子,你咋说话呢?二楞你也是,要走也得吃完饭啊!”付友梅见此情景赶忙打圆场。

“行,他留下,我走!”玲子转身就朝门口走。

“小祖宗,大晚上的上哪儿去呀!有啥事不能坐下来好好说呀!”付友梅有些着急了。

“我跟他没啥说的!”

先前,玲子嘴上虽说要离婚,但心里多少还有些犹豫。可现在见二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,心彻底凉了。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9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